智障儿童悲伤多

脑子不定时抽风,雷到了请不要公开骂我嘤嘤嘤……
And 花花最可爱,c p 永远的神!
伽小,藕饼,暗开,红色组,花夫妇,辰光拾露,六七十三 ,味音痴,星月,芬莉,亲子分……耶!cp 永远的神!

  有幸能参与舞羽老师的活动我上辈子拯救了银河系呜呜呜!

  (最后一张由毛毛虫老师@🐛橙味糖果毛毛虫🐛 友情合作谢谢毛毛虫老师!

  呜呜呜连夜赶完画圈子里面的太太都好多啊啊啊啊啊啊啊)

  (去补觉了)

有一只圣弗朗西斯受到了魔法的攻击

  1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只叫做圣弗朗西斯·夜风迈尔·傲天的大魔王。

但是谁都不知道这只大魔王的真名叫做——“宅花心”。

他简直坏的不要不要的,坏的当地的人们……………………都和他特别亲。

3岁小孩儿能被他抱起来摸摸他头上的发带和磁铁;18的姑娘能近距离和他一起拍照顺便要个签名(如果魔王大人心情好点说不定还能给个飞吻);帮3、40的中年人搬搬砖拔拔草毫无心理负担;扶7、80的老奶奶老爷爷过马路那是经常的事儿……

好吧,其实当初圣弗朗西斯是真真实实实实在的想当个坏蛋大魔王的。

可是吧……

好吧,其实当个好魔王还是挺好的嘻嘻嘻……

虽然他是大魔王,但是他却非常乐于助人而且异常的善良自信,因此,当地受他保护的人都非常喜爱他,并且亲切的称呼他为“二花”。

居民:拜托!这种英俊帅气傲娇温柔细腻又体贴还聪明善良的魔王谁不爱啊啊喂!

2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科技与军事都异常强大的国家,叫做阿德里国。

阿德里国有一个英勇善战,屡次立功的将军叫做——伽奥。

这位幸运的将军娶了一位美丽且聪慧敏捷的妻子——贝丝,并有了一个可爱活泼的儿子——伽罗。

伽小少爷在爱的氛围中长大,并因为优越的魔法技术与超乎常人的勇气和能力被称为新一代的战神。

直到——他过了29岁生日后还想去河里捞螃蟹或与他的好兄弟阿卡斯去小卖铺里面买西瓜味的泡泡糖时,他那慈祥温柔的母亲与他那严肃雄伟的父亲将他一脚踹出阿德里国并严肃认真的让他一个人去闯荡而不是在家待着啃老或者是教坏阿卡斯。

3

在自家老父亲泪光闪闪的给自己收拾好行李后,宅小心拿着地图踏上了寻亲之路——也就是去寻找自己那异父异母的亲哥哥:五年前出去闯荡的宅花心。

看着宅小心进入那茂密的森林,宅博士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打开电脑,开始看起了桃子姐姐的直播。

在进入森林15分钟后,宅·路痴·小心迷路了。

在迷茫的走来走去并成功的连续九次看到同一个蘑菇后,宅小心郁闷的坐在那个大蘑菇上面,并托着腮,双眼放空的盯着面前一只正在织网的蜘蛛。

4

在被踢出阿德里后,伽少爷郁闷的走啊走,不知不觉的走到了一片森林面前,一抬头便看到一只红色的狐狸在拼命跑啊跑,边跑边大喊:

“救命啊——!”

还惊起一大片可怜的鸟儿。红色的狐狸后面还跟着一个黄色菠萝头,自称圣弗朗西斯什么的“坏人”。

从小便立志成为一名英雄的伽罗见到此场景,浑身热血沸腾,连忙飞过去,对着菠萝头大喊到:“你是什么人!竟然敢欺负一只弱小可怜的狐……”

然后他被这只红狐狸一头撞飞了。

5

现在圣弗朗西斯非常生气,就在十分钟之前,在他正在用一面小镜子照自己的绝世容颜时,突然有一只红色的狐狸跑过来,对着他帅气的脸就是一爪子。

一受惊,他甚至还差点儿摔了那一面可爱的小镜子。

气得他跳起来就开始追杀红狐狸,追杀一到一半的时候,却突然有一个魔法师跳出来质问他为什么要追这只红狐狸,还想对身为主角的他发动魔法攻击!

唉,一看就是没有经历过社会毒打的傻孩子。

也可能是这个红狐狸没有刹住脚还是怎么着,竟然将这个蓝发魔法师一头撞到了一个大坑里面。低头望望深不见底的大黑坑,圣弗朗西斯叹了口气,眨巴着星星眼,仰天长啸:

果然救人这种事情就是主角儿的使命啊!

不过还能怎么样呢?快快搞绳子救人呗。

……

在看着蜘蛛织了一块砖头大的网并吃了三只蚊子、两只苍蝇以后,宅小心听到了打斗声和一声熟悉的“主角儿~”

宅小心叹了一口气,往声音的源头飞奔过去,并快速的给宅博士发了一个信息:

“找到花心了。”


……然而沉迷于桃子姐姐的美丽容颜中的宅博士并没有收到信息……


6

伽罗发誓这辈子就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一个剑客:高挺的鼻梁,黑色的眼睛里是满满的宠溺与温柔(纯属自我脑补),紫到有些黑色的头发贴在了后颈上,因为微风,刘海还在眉毛上轻轻的飞扬。

因为自己被撞到坑里,少年那有少年那骨节分明的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腕,让伽罗那一双被踢出家园,英雄心破灭,不能啃西瓜而emo的双眼又重新燃起了光亮。就连这么多年一根那一根直的堪比东京铁塔,直的爸妈叹气的那根筋也有了稍微一丝丝的松动。

啊,好一个俊俏的美少年!

伽罗在心中激动的大喊着。

(哦天呐,连我自己会飞这件事我都给忘记了)(被打)

7

宅小心觉得这人可能不太聪明的样子。

从为了为了防止这个家伙在大坑里待久了又会触碰到什么猎人的机关,小心不得不拉着他的手腕快速的把他救上来。可这人却不知道是不是着了什么魔,从看见自己的第一刻起,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就开始朝他飞星星,搞得宅小心还怪别扭的。

看模样,他应该是来自阿德里的一个魔法师。腰上还记着一个阿德里有阿德里标志的魔法杖呢。

那为什么他不会飞来?难道是因为……

唉~

宅小心心里的那一个小小人开始摇头并叹了口气:真是白瞎了这张好看的脸啊——

当圣弗朗西斯的拿着一条长长的粗麻绳回来打算把这个魔法师从坑里拉上来并给这个骚年灌一些心宁鸡汤的时候,他好像看到了他那从小就欠欠的冷冷的酷酷的弟弟?!

他难以置信的揉了揉眼睛,结果又看到了那个魔法师拉着他弟弟的手,眼睛里冒着星星,深情款款的在说着什么。

就这么就在这么一瞬间里,圣弗朗西斯的心脏仿佛都已经不再“咚咚咚”的跳来跳去了,他的脑海里闪过了无数的场面,已经滑到嘴边的那一声:“不需要你来找我”被硬生生的吞了下去并在0.000000001秒的时间里迅速改成大吼的一声:

“你要对我可爱单纯的弟弟干什么!?”

宅小心:???

伽罗:?!!

8

虽然离开家这么多年,但是对家人的情谊却是一点儿没变,在看见宅博士一把推开电脑热泪盈眶的往这边狂奔时,即便是再傲娇,花心也忍不住湿了眼眶,扑上去抱着博士就哇哇的哭了起来。这些年来对家人的思念、所经历过的磨难与委屈在这温暖的怀抱中一下子涌上心头。

宅博士摸着毛绒绒的脑袋,慈爱的对着这个可气又可爱的孩子说着碎碎念:

“我们也知道你想去外面去看一看,如果是你真的愿意做的,我们会支持你、鼓励你的。要与大家都谈谈,我们一定会理解你啊……这些年肯定吃了不少苦吧,瘦了,也更黑了……快让你姐给你补补吧……”

突然间,宅花心像是想到什么似的,猛的从宅博士怀里抬起头来,一脸惊恐的指着那个蓝发魔法师:

“就是他想把宅小心给……唔!”

口中这神奇的味道,让他不由的想起了自己二姐那令神惊叹的厨艺。

短短一秒钟的时间,他的大脑就短路了三次,眼前一片漆黑,还时不时地飘过几道彩虹,二姐粉粉的上衣仿佛都成了深蓝色……

绿发低马尾的女孩儿一脸惊喜,眼中闪烁着泪花:“花心你可算回来了!快快来尝尝姐刚做好的四喜丸子……”

“谢谢姐,不过真的不用了……”

正当宅花心用力的甩甩脑袋,努力的让眼睛不带冒星星时,一只毛绒绒的脑袋就凑了过来,圆滚滚胖乎乎的脸上的一双棕眼睛眼泪眼汪汪:“花心,你这几年去哪里了呜呜呜……先吃饭,等到下午的时候我就立马给你看看我最近新搞得一个……”

宅粗心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地面一阵震动,一只野生宅开心“duangduangduang”的向宅花心扑了过去,紧紧的抱住他的腰,勒着他面目紫青,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朝他哭诉这些年没有他的日子里可怜的宅开心多吃了多少妹妹的饭多吃了多少弟弟的炸弹和在训练时不小心震烂了多少小弟的魔方:

“哇——”

(星星球路人:今天的宅家依旧这么温馨呢)

9

下午3点,宅小心放下手里的魔方,对着在一旁发呆放空了一个半小时的伽罗说,

“出去转转吗?”

“唔……”

“也是去看看星星球。”

“嗯?!”

伽罗转过头来,看着对方询问的目光,眼睛又闪起了星星:

“好耶——!”

“……”

宅小心面无表情:

“这是星星球的花。”

“这是星星球的草。”

“这是星星球的故事书。”

“这是星星球的游乐场。”

“……”

伽罗拽了一下宅小心的衣服,又眨巴眨巴了那双亮晶晶的蓝眼睛,手指着不远处的旋转木马:

“玩~”

“……”

“猎人拿出一把大剪刀,“咔咔咔”的把大灰狼的肚皮剪出一个大洞,小红帽和他的奶奶从里面爬了出来……”合上故事书,宅小心呼出一口气,木木的看着趴在木马上,嘴里还吃了一块儿糖的大龄儿童伽罗,干巴巴的说:

“好了,讲完了。你可以下来了吗?”

“可,可是人家还想再听最后一个……”

“可你已经听了很多个最后一个了。”宅小心继续干巴巴的说着。

“啊~”

伽罗不情不愿的从木马上下来,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可怜巴巴的嘟着嘴巴:“我以前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故事……”

宅小心很好奇的问:“你你爸爸妈妈没有跟你讲过的吗?就像是睡前给你讲故事啦之类的。”

伽罗愣了一下,解释说:“我们那个国家都没有这样的故事书。而且长老们认为即使是爸爸妈妈不说,到了晚上小孩子也应该自觉的睡觉。父亲还有母亲他们的工作都很忙,平时也没有时间讲故事。不过小时候,父亲曾教给过我一首童谣:飘吖飘,游吖游,寻吖寻,觅吖觅。绵云如铁,太阳坠地……白色森林,黑光漆漆,人鱼嚎叫……”

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身边被“童谣”吓哭的小孩子,伽罗深深深的沉浸在自己美好的童年回忆之中:

“小时候父亲还会教我格斗术,有时候也会去三长老那里学习魔法……和父亲去军队里面也很好玩!小的时候好像也来过星星球,还遇到了一个英雄哥哥,因为父亲把我弄丢了,母亲还说了他一顿。现在想起来也是蛮有趣的……”

宅小心回想了回想自己那吃饭睡觉打怪兽的童年,不禁感叹道:

战斗民族就是不一样啊……

在这一片祥和之中,出现了一只与这个祥和的场景严重不符的东东:

一只有着粉红色双马尾怪兽,也称作是——粉耳朵。

粉耳朵冒着爱心“duangduangduang”的向着宅小心冲了过去,还大喊着:

“小心剑客我爱你么么哒……”

旁边躲在树林里的一个香肠嘴,还带着黑头套的人大怒,另一个带着黑头套,个子小一些的人看见,连忙低声命令粉耳朵:

“发烧怪你还不快去抢走伽罗的魔法杖,快快实施破坏任务!干什么呢你!?”

虽然粉耳朵并不明白为什么抢走伽罗的魔法杖就算是实施了破坏任务,但他还是大雾的点点头道:


“遵命小小怪长官!”


随即努力的调节着自己的方向一边将那什么那个“什么伽罗”的魔法杖从他的腰间拿走。


在路过在路过某个蓝发帅哥的时候还嫌弃的想着:


这么普通的人居然还好意思待在小心剑客的旁边!


果然还是只有我——粉耳朵才能配得上帅气可爱冷酷温柔细腻善良勇敢强大而且超——级萌萌哒的小殿嘿嘿嘿……


看着粉耳朵拿走了自己“赖以生存”的魔法杖,伽罗惊恐的差点没了颜色。


宅小心皱了皱眉头,低声道:


“追!”


10


宅小心承认,当看见这个魔法师随着魔杖一起落入那滚烫、血红的岩浆之后,他的心脏是在几乎停止的状态下的。


没有丝毫的犹豫,本着一颗守护者的天生正义善良的思想,优秀良好的家庭气氛,还有一些……说不清的心理,跟随着那抹蓝色的身影,宅小心进入了这个岩浆洞。


……


当这个少年剑客随着他跟下来的时候,伽罗的心里是吃惊的。


当男孩儿将手伸出来,逆着光看向他的时候,伽罗愣是从他那双暗红色的眸子中品到了温柔。


“……”


咬了咬牙,狠狠的闭了闭眼,睁开眼睛,看着越来越小的光亮,宅小心狠狠的将那个饱含了四个哥哥姐姐的关心与爱护的魔方用力的抛了出去——刚刚好卡住了洞口。


看着魔方的身体一点点的粉刺,他的心也是拔凉拔凉的。


“就是现在——!”


那抹蓝色发出耀眼的光芒,抓住他的手腕,猛的将不会飞的他抛在背上,用堪比自己大哥开心的力气掰开了门,冲向耀眼的阳光……


11


看着魔方的遗尸,宅小心泪眼汪汪(在心里)。


宅小心哇哇大哭(在心里)。


宅小心哭的满地打滚儿(在心里)。


宅小心叹了口气(现实),闷闷的看了一眼在一旁用眼神疯狂戳自己的蓝团子,说:


“我没事。”


“没事就好!”


伽罗边说边发出了“嘻嘻嘻”的笑声。


“你回家去吧。”


小心低着头,继续闷闷的蹲着,试图拼好碎的稀巴烂的魔方。


听到这句话,伽罗愣了愣,上扬的嘴角也微微有些僵硬。


“……”


宅小心一抬头,看到的就是那一片笼罩在伽罗的头顶的乌漆嘛黑的蓝云和那一头软趴趴的蓝毛毛。


“家……”


“我,呜呜呜我……”


那么牛一战神的金豆豆却是说掉就掉,郁闷的只差满地打滚要故事听了。


宅小心愣了一下,脑海中似乎闪过了一幕幕熟悉又陌生的画面。


似乎过去了很久,又似乎只过去了几秒钟。


“你……愿意留在星星球吗?”


当有一只小小鱼在伽罗的金豆豆坑里吐泡泡时,伽罗听到了这句来自小守护者的发问。


伽罗又愣了愣,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这个小守护者会奋不顾身的冲到那个洞里面去“救他”,更没有想过他居然会在这个拥有着美丽晚霞的星星球天空之下,对着这个仅仅认识一天不到的灰心丧气的他星战神伸手发出挽留。


伽罗能感受到落日余晖发出的最后一丝温暖,带着清新的花香的微风轻轻亲吻着他的面颊,还有轻轻跳动着的心脏……那是最美好的生命的回响。


不过随即,他的嘴角又重新绽放出肆意的笑容,行了个标准的军礼,在这火红的落日之下,望着他清澈的暗红色眼睛,伽罗大声发出对守护者的誓言:

“阿德里国骑士上将,编号TC9527,愿听差遣——!”


……

  也许是落日的夕阳,才照红了他脸上那抹微风也拂不掉的红吧。

眼睛随意的看向一旁的灌木,虎牙也因为紧张而紧紧的咬住下唇。就这样一幕普普通通的星星球傍晚,照进了一个战神的心中。

12

“伸出手来宅小心!”

伽罗的脸上带着灿烂的笑容。

虽然不知道要发生什么,但宅小心还是信任的将手伸了出来。

伽罗又笑了笑,伸手反握住了他的手掌。

一阵白光闪烁,小心睁开了眼睛,一只黑蓝配色的魔方出现在他的手心中——耳边似乎又想起了那阵阵庄重的宣言:“阿德里国骑士上将,编号TC9527……”

小彩蛋:

1

当刚刚照完镜子的宅花心快乐的推开自家幺弟的门并打算叫那两只野生守护者出去吃饭时,他看到了他打死也想不到的画面。他发出了此生最激烈的惨叫:

“姓伽的我就知道你对我那可爱单纯的弟弟图谋不轨——!”

事后,宅花心搂着二姐甜心的胳膊嚎啕大哭:“有一只圣弗朗西斯受到了魔法的攻击呜呜呜……”

2

当伽罗眨巴着星星眼并表示自己想待在想待在要小心剑客和大家身边时,宅花心表示自己十分愤怒并严肃的制定了周密的计划书——《防止伽猪拱小菜的108种方式》

为表决心,他还投出了重重一票反票!

“要听此事如何请听下回欧啊!”

宅开心十分开心的掰着手指头计算十天后终于得出一个重要结论:

“5:1胜——!伽罗你以后就是宅家的一员了——!”

宅博士慈祥的摸了摸伽罗毛毛的脑袋说,“多个人多双筷子而已嘛!而且我们也该为小心找到新的好朋友而开心呀,伽罗快去洗手吃饭吧!”

看着远处气的跳脚的宅花心,宅博士笑眯眯的说,

“瞧把花心给高兴的!”

  

  

  

  

  

  


小心:原来他能飞啊(bushi)

生日快乐——我们永远的战神KALO!

嘿!听说了吗,那个不会做饭的大学霸甜心超人变成厨神啦!

【暗开520特别大放送22:00】

暗魔:反正今天也有空就陪陪你吧!

罗素:???有空?

上一棒:@暗魔大人的忠仆 

下一棒:@名名. 

这个活动除了我都是大佬!

我是智障(超大声)!

我玷污了这个活动(超大声)!

【芬莉】芬奇有个可可爱爱能玩能玩能唱歌的女朋友


芬奇有个能射箭能唱歌貌美如花的女朋友叫做莉莎。芬奇很爱他的女朋友。

可是他的女朋友从前几天开始就不理他了,芬奇感到很疑惑。无论怎么招呼,你家小女朋友都不理自己,有时候还会自己呆在屋子里面,一呆就是一下午。芬奇想做一把木吉他来讨自家小女私家女朋友的欢心,可是刚踏入树林,就听到有人大喊:

“禁止砍树!”

芬奇想做一小瓶药汁给自家女朋友,莉莎不小心擦伤皮肤的时候可以用。

可是现在的季节没有药草,他走遍了整个森林也没有发现一支可以做药汁的植物。

芬奇挫败的坐在床上,看着墙上的他和莉莎的合影,心里忽然酸酸的。

莉莎又出去摆渡了,芬奇悄悄眯的跟在后面。听着她和船上的游客一起讨论,聊天。

莉莎居然在和游客说自己的事 ,芬奇很高兴。但是,说着说着,小姑娘的脸色好像忽然有点难看,眼眶也有点红。

游客沉默了一会儿,说:“这边的风景不错。”

是转移话题吗?他们到底到底说了什么,芬奇有些听不清楚。


回到家里之后,莉莎将自己关到了屋子里,就是不出来。

芬奇悄悄地推开门进去,看见她在看自己和她的合照。

合照上面是他刚来地星时他和莉莎一起野餐时一起拍的照片。

照片上的莉莎笑的就仿佛是一朵在春天里灿烂盛开的花朵,阳光照在她的眼睛里,就好像是星星,一闪一闪。而自己温柔的看着身旁的那个开朗的女孩,眼睛里就好像是有着亮丽的星光。

那时多好啊……

莉莎要睡觉了。

她把合集轻轻合上,用温柔的眼光注视着那个承载着幸福回忆的硬皮相册。

看着看着,笑着的小姑娘脸上却滑下来几滴泪,掉在了那棕色的封皮上。

擦擦泪,莉莎把相册放在了床头的小柜子上,将散发着暖黄色光的小台灯观上,解下一直紧绑着的麻花辫,将那橙红色的头绳套在自己的手腕上,拉拉被子,注视着被月光照耀的窗户,嘴角抬起一个温暖的弧度。

在小姑娘睡下后,芬奇轻轻地走到床旁,伸手想要擦一擦留在她脸上的泪……

不对……

自己的手指穿过莉莎的脸颊,在月光下显得有些透明。

父母的牺牲,奇怪的麦圈,沉睡的巨兽,海底的宫殿,崩塌的地星……

还有,被自己伤害到的莉莎……

皎洁的月光照在她的脸上,笑笑的是那样的幸福与温暖,脸上洒着的泪珠……

自己的小姑娘早就已经一个人了吗……

愿月光永远守护着小姑娘的笑容,愿小姑娘的船在大海里永远一帆风顺……


如果可以,我宁愿芬莉永不分离……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可可爱爱的卡子

晴空万里,白云飘飘的一天里,被妈妈踹出家门活动活动的卡子快乐的拿着东西去宅家串门(才不是因为自己想吃宅家的饭了),顺便探望一下自己的单细胞木系生物好兄弟伽罗。

哇哦你可能不知道伽罗是谁,让可爱机灵聪明的阿卡斯告诉你,他是本卡的兄弟外加战友,属单细胞木系,他和我的关系那是好的不分你我,还记得小时候我和他还有阿粉在河里面捞螃蟹,我被一只螃蟹夹住鼻子而他却在旁边哈哈笑,笑够了才停下来拍了一张照片,我真的是感动至极,最后还是阿粉把我的鼻子救了下来。

哦,还有一次的时候,我背部被射了一把箭,他面怀悲痛的把我仰面放到了地上,我对有他这样的兄弟表示深刻的感激,躺在地上的我咧开一个微笑,我那可爱的好兄弟沉痛的帮我把眼皮合上(?)。我表示:?

总之,对于有他这样的好兄弟我对苍天表示深深的感激,作为他的好兄弟,我当然是要日常去他家好好的看望看望他。哦你说为什么他住在宅家里?当然是因为他的小搭档(男朋友)了。也不知道他们俩最近怎么样了,正好去看看他们的情况。

到了宅家之后宅博士热情的帮我接下来东西,并递给我一个大大的奥尔良鸡腿,我感动的热泪盈眶,咬了那个鸡腿一大口,并日常感叹“宅博士你的做饭技术又好了呀!这鸡腿真是太香了!”宅博士微微一笑说“其实这是伽罗做的啦。”

哦,原来是伽罗做的呀。哦,原来是伽……??????

伽大少还会做饭?震惊我一万年!吓得我立马吃了一大盆甜心做的菜!

宅博士说那一对搭档在二楼。我便迈着轻快的步伐冲上二楼找我那好兄弟去罢~

到了二楼一看小心超人卧在床上,而伽罗在一 旁守着,我用好奇宝宝的眼神看着那一对相亲相爱的搭档,而我的好兄弟用看沙雕的眼神看着我。

小心你怀孕了吗?

我拍了拍好兄弟的肩膀,说:“啊,好兄弟你怎么会做饭了还做的这么好吃?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是除了打仗什么都不会呀~别的不说你这鸡腿做的是真的香,真令我垂涎欲滴、玉盘珍馐、美味佳肴、色味俱佳、八珍玉食、清脆滑爽、回味无穷,细嫩的鸡肉浸满了浓浓的酱汁,鸡肉很烂,轻轻一咬就能咬下来,哎,里面还有鲜嫩可口的汁水,真是令人回味无穷啊~”

我:“哦对了,小心超人你怎么啦?”

我那可亲的兄弟微笑着看向我,“小心昨天得了急性肠胃炎,今天还没有缓过来,所以只能喝小米粥,什么都不能吃。”

我向床上一撇,艾玛,小心超人的脸和他的衣服一样黑耶。

我赶紧道歉:“小心超人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我不知道你得了急性肠胃炎,伽罗在给我说你的时候都是夸赞的话,比如说是什么阿小今天又进步了,阿小真坚强,看了小心记事本,心疼的我不要不要d唔唔唔”

伽罗微笑的看向小心超人,“我马上就回来,先等等昂”

等到一红一蓝离远了,坐在床上的小心超人还能听到阿卡斯的大嗓门:“我都不知道你有肠胃炎这回事~”

在远处看来一红一蓝一飘一飘的,其实就是阿卡斯和伽罗正在对打。

“阿卡斯你这大嗓门没救了是吧?小心听了会怎么想你知道么?”“呵呵哒都老夫老妻了你还扭扭捏捏些什么啊?其实我刚进来的时候还以为是你昨天晚上玩大发了小心超人才不得不卧在床上的。”“你你你你胡说什么啊真是的……”

伽罗的拳风明显的慢了下来,阿卡斯一脸震惊:“你们两个没有……”

看着阿卡斯的手势,伽罗的脸红的像一块西红柿。

“阿西吧阿西吧不会吧不会吧你还是个处~”好奇宝宝阿卡斯上线。

“你真是的……”伽罗一屁股蹲在墙角,懊恼的抱着头,“连白都没告呢,我倒是想做些什么啊……”

阿卡斯的眼睛瞪得像阿德里星人用来探测天气的那块儿钟一样大。

“不是吧不是吧你们都这样了还没成”

“不对,”阿卡斯一脸严肃的扳着伽罗的肩膀,“你不会生理方面有点缺陷吧。”

“……”

“你不会不行吧。”

“需不需要我给你找个医生给你看看?说不定能治好呢。”

“阿卡斯你是不是有点儿大病——”

“喔喔喔喔喔喔喔喔喔伽三十你居然真的不行!!!!!!”

“咳咳,”站在他们一旁的小心表情一言难尽,“你们说的……”

“是真的吗?”

“小心你居然也这样!!!!!!!!”


当天晚上,小心拍了拍他旁边的那荧蓝色正在装睡的魔方,魔方动了动,睁开了一对儿大大的荧蓝色的豆豆眼,眨巴了几下,头上缓缓的打出几个问号:小心你咋啦怎么还不睡觉?

“变成人。”

“?”

“快点儿。”猫耳上面明显的有脸点红,别过头去催促到。

上将由魔方变成了人,坐在床上,荧蓝色的眼睛盯着面前的少年。

少年的脸有点红,微微的别过去些头,红润润的唇在黑夜里反着光,红唇微启:


“伽罗,你不会真不行吧。”

“……”

“……”

“……”

四周弥漫着尴尬的气氛。只差一只乌鸦来嘎嘎嘎了。

“如果你需要的话,”小守护者一脸认真,“我或许可以帮你找人治一治。”

过了一会儿又补充到:“保密的,别人不会知道。”

“……”

“小心,”

“你也觉得我不行?”

“呃,我没有任何瞧不起你……啊”

“我没试过,所以不知道。”

“不过现在我可以试一试。”

“呃,呼……别,别!不,不行”

“呼……你,先等一等……东西还……唔唔”

少年红宝石一般的眼睛里浸满了生理泪水,虎牙咬着下唇,手指紧紧的用力的抓着床单,手指的关节也微微发白。



党和人民都在看~



“谁在说伽罗不行我跟他玩急的——!”小心内心疯狂咆哮。

神清气爽的屑罗找到了阿卡斯,并给予他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好久没有了对打了吧,我亲爱的战友兼兄弟,训练场见~”

“不要啊——”

甜甜的暗开

白色的月光悄悄从反光的砖瓦上爬到玻璃上,小小的绽开一圈柔和的光,再往上,便到了那大大的……灯泡上。哦,是熟悉的宅家。

熟悉的宅家现在正在过年,窗外是那般寂静清冷,而窗内则又是另外一番光景:象征着吉祥的大红色灯笼,一个个的挂在屋脊上;大大的餐桌上已经放满了各式各样的菜;绿色头发低马尾的小姑娘笑嘻嘻的要去做菜,众人连忙用各种理由推却,什么“伽罗去做就好啦”“去厨房做菜对皮肤不好啦!本主角带你去看烟花!粗心,走,一起去,一起去,哈哈哈……”

而谁又不知道这是另一种的爱与满满的关怀呢?若是不相关的他人早便打击女孩儿了吧。这种浓浓的亲情随处便可感到,这才是真正的一家人嘛!

房子不算是特别大,但是过年的氛围与温馨还是一点也不差。

除了开心,甜心,花心,粗心,小心和宅博士,伽罗,贝丝,贝拉,失灵超人、火焰超人、张郎,大大怪,小小怪,少龙……除了少数不能来的人,其他几乎都来了(别问我为什么宅家装的下这么多人)。花心高兴地说了一句,“除了少数人,大家都来了啊!”

听到这话,笑得阳光的开心超人嘴角的笑僵了僵。低下头,望着自己这一副红色的手套,想起了当初暗先生让他练拳的场景。如果还可以,他一定要回去抱抱暗先生,说我好想你。如果,如果……可,世上没有如果啊……真是的,怎么一想到暗先生就想哭呢?不应该笑吗?真是的,怎么眼泪流得更凶了……

“开心,来端饺子啦。”心思细腻的甜心超人总是能发现别人的情绪呢。擦擦泪,扬起他那招牌笑容:“来啦!”

吃完了晚饭,众人浩浩荡荡地到了外面,小心超人窝在伽罗怀里,抬头看烟花。伽罗好像说了一句“大年初一二三都有烟花,到时候我们可以去屋顶上看……”小心好像还点了点头?!难以置信!小猫仔长大了,要被电饭煲拐走了?!不过,他们真幸福啊。唔?花粗在干嘛呢。唉,粗心脸皮还是这么薄呀。花心也真是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是不知道宅博士什么时候追到桃子姐姐哇!甜心那边应该也有很多人追吧。每日一问,今天的开心脱单了吗?脑子昏沉沉的,真是……

“博士,我先回去了。外面有点冷,注意保暖哟。”“好,路上慢着点啊,刚下了雪。”

宅博士这样说。

哎,话说博士你是不是忘了我会飞?算了吧不想了,还是先回房间要紧。这天真冷。

回到屋里刚想脱衣服睡一会儿。刚脱了上衣,一只白皙修长的手便抚上了他的肩头。开心愣住了,眼里划过一道光,扭过头来,独特的发型(bushi),白皙的皮肤,显眼的泪痣,不是他的暗先生又是谁?

眼睛又湿润了,这,不是梦。对吧?肯定不是梦!

眼看着小孩湿了眼眶,暗魔慌了,刚想说话安慰安慰小孩,就感觉唇上贴了一块软糯温热的……唇?!眼前的小孩双目含水,眼角微红,鼻头红红的,红润润的下唇被牙咬着……(让暗魔差点忘了他一拳十个怪兽)

暗魔:理智弦断了

♬共产党像太阳,像太阳♬

末了,开心抱着他的暗先生,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这不是梦对不对?暗先生您真的回来了!”暗魔低下头,眼中盛满宠溺,用平生最温柔的声音一遍遍的回答着少年的问题:“是,我回来了。是,是真的。”小孩儿在自己的怀里窝着,露出一截脖颈,上面还有一个紫红色的牙印。略微有些红肿的唇嘟着:“他们都有对象了就我没有……”暗魔噗嗤一声了出来,捏捏他有些婴儿肥的脸:“这都不算是对象么?”

正捏着自家小朋友的脸的暗魔大人忽然想起来一件事,比星之力还重要的一件事:自家对象好像还未成年……

暗魔大人一脸凝重:“开心超人你18了吗?”

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暗魔大人您很刑。

温馨提示:怕刀就不要往下翻啦!留下你想留下的东西(心心与手手与评评)或者是什么也不留下,拜拜啦~

(我真好!(bushi)











起身,身上没有痕迹,床也是平整的。果然是梦么。开心抬起头,眼中无声的流着泪,泪水无声地划过脸颊,月色逐渐模糊,嘴角却微微上扬“暗先生,这是你第三次骗我了啊。”






据俺所知,俺刷了n遍星之力,所以,俺可以判断,在正剧中,暗魔共骗了开心两次,一次是刚拾他回来时,骗他说超人联盟是个坏组织,第二次就是他杀了斯图但非说是花花杀的(不一定对)。所以加上这次是三次啊(自信满满)。

俺废话老多老多啦,如果辣到您的眼睛,那请接受俺的膝盖。嘤嘤嘤嘤嘤嘤嘤(我是嘤嘤怪)。

【2022暗开春节24小时/19:00】

上一棒.@Marine laurel

下一棒.@影月